农民以前交了很多公粮可以抵消新农合吗?如何回报三农?

庆双与三农同行】农民以前交了很多公粮可以抵消新农合吗?如何回报三农?──用以前交公粮来抵消现在交新农合不合适。详情请看下文。

在新中国成立后,国家要求农民种土地要交公粮,以供应城市人口、工矿企业、机关单位、学校、部队等人群的生活需求。直到2006年,国家才取消了农业税,从此结束了农民种土地需要向国家交公粮的历史。

而在农民种土地向国家交公粮的半个世纪里,农民付出了巨大的艰辛。为了向国家交公粮,农民分的口粮是粗粮、次等粮,而把上等的好粮、细粮交给了国家。可以说,凡是生活在那个交公粮年代的农民,对向国家交公粮的情景记忆犹新。

在那个年代,科技还不发达,许多农村既没有机动车辆,也没有能通车的道路。农民在交公粮时,全队凡是参加集体劳动的社员,无论男女都要去运输粮食。他们肩挑背驮,行走在乡村的羊肠小道上,步行几公里至十多公里,将粮食上交到粮站。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农民为国家上交了数以亿计的粮食。

可是,当那些种土地,为国家交公粮的农民年老以后,由于各方面的原因,许多人晚年生活困难。虽然近几年国家对农民实行了新型农村养老保险的好政策,但是老年人一个月领取的一百多元养老金,在现在物价高涨的情况下,无异于杯水车薪。相比于城市里的老年人,农村的老年人真是处在最底层,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若要论贡献,由于处在同一个时代,农村的老年人不比城里的老年人贡献少;论待遇,农村的老年人应该与城里的老年人平起平座才对。因为城里的老年人上班为国家工作,而农村的老年人从事农业生产同样也是为了国家劳动。农村的老年人参加劳动挣了工分,而城市里的老年人上班工作挣了工资,二者都是处在同一个概念。

然而,城里的老年人退体后可以领到足以生活的退休金,但农村的老年人在退休后只能领到一点茶水费。同样处于共和国的蓝天下,受到的待遇却有天壤之别。

题主认为用过去交公粮来抵消现在交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费,笔者认为不妥,应该一码归一码。新农合是国家继城市个人医疗保险之后一项惠及农民的新政策,不管是城里的人还是农村的人,都应该缴纳医疗保险费。笔者觉得,应该用过去交公粮来抵消农村老年人缴纳社会保险费,给农村达到退休年龄的老年人发放与城市老年人同等的退休金,使农村的老年人老有所养,安度幸福的晚年,共同感受到共和国的温暖。

【庆双原创。欢迎留言,欢迎交流,结缘三农】

关于一提起农民交公粮的事情,就会又引起社会上的两大群体人们的诤论不休,各说各有理。到底农民交的工粮都干什么去了,农民从中得到了什么,下面咱就说达说达。

在八十年代前农民生产出来的粮食,特别是小麦,大米,农民除掉种籽以后,盛下的百分之八十都被国家征购走了,一般年份农民就是分到二十到三十斤小麦,这还是不错的生产队,作为不好的什至分三五斤的也有,全部都是被国家征购走了,明着是给农民折价付给了农民钱,可是上面还下发了,公积金,公益金,国家基本建设金,税收金,水利建设金,等等七八十几项扣除资金。把农民生产的粮食征购走以后,明着是给农民钱了,可是农民钱沒有到手就又被各单位化走了,最后农民还是一分钱也沒有,有的生产队产量低的,不够扣除一切上交费用,还得贷款扣除,所以那时农民该交的全部交了,不该交的也交了,也等于是农民已经把所有的应该出的钱全部出齐了。可是那时谁会想着社会,会发展到今天的这样。要是当时的公益金名子改成农民养老金,现在农民老了还会无有任何依靠头养老吗?,领不到一分钱的退休养老金吗?

作为那些不明白农民交公粮这里面的事情的人,我在说一项农民的负担,就是连给国家看大门的解放军的,家属的一切负担都是农民付出的,农民对国家的建设还有什么没有付出呢?如果要是当时的公积金写成医疗保险金,现在农民老了看病还待交新农合吗?不就是当时农民只知道一心建设国家,沒有私心杂念,当时沒有改写成社会养老金,医疗保险金,现在农民才遭到了这么多不白之冤。特别是最近又遭到了,以王福重为首的一伙人的污灭,污辱,陷害,农民去找何人去说,去找何人评理呢?所以现在的农民才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

农民,是以土地为根本的,农民就是土人。农民的本业就是耕地种粮。面朝黄土背朝天,起五更,摸半夜,披星带月难得闲,勤劳,吃苦,受罪,难熬,那自是不必说的。农民是不论时间性的,也不论寒暑热凉的。

现在的农民,有了机械化,电器化的生产设备及新刑的生产资料,农民省力省劲又省钱,好处多了去了。

现在的农民,种收机械电器化,速度超快。且种粮有补贴,购置机械与电器也有补贴,且减免了公粮和农业税,人们参合了养老保险和新农合作医疗及补贴。和过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真是感谢国家的富强和党的好政策,使农民和全国人民都过上了富裕的日子。

过去及旧社会,农民种地要交租纳税,还有人头税及各种杂税,使农民终生直不起腰,抬不起头,一切税赋,纳役和交租压得老农喘不过气来。

解放后,实行了土地公有制,实行了人民公社大集体的社会主义制度。基层编制有生产大队和小生产队,劳动和报酬均以生产队为单位。集体派工干活,统一收工,工分按劳分配,分红按工分和人头三七或四六报酬。粮食与作物及所有物资均归生产队所掌管。

集体时,种粮集体纳稅,集体上交公粮。公粮交到公社粮站,后改粮公所,再后改成粮所。交公粮是麦秋二季公粮夏天一次性拿麦交完,必须完成任务。因为这是交皇粮,是专门供应国家所有公有制国家工作人员,解放军和城市市民们吃的。一个生产队,麦季平均单产三至四百斤,一个队约二百多亩地,收入十万斤左右麦子(不遭灾的好年景),再抵上秋季公粮,两季合一季,一下子上交五六万斤之多。一个队交公粮,担,挑,拉等会挤着,等着跑交几天。那人遭的那罪不敢睁眼!而年年如此,还年年上涨。每年上报收成产量,收成增加,公粮就多交,农民分配的剩余粮是死的。刨刨留的种子和公积粮,分到农户手里的是僚潦无几。根本就糊不了口,全年粮食够吃仨月。至少有六个月都是忍饥挨饿或是去要饭的。

到了八二年,实行了改革开放,解散了大集体,初始实行小组制,后实行联产责任制,最后实行包产到户又直至土地承包三十年和确权土地经营自主权等。但从八二年到二00五年的二十三年时间里,家家户户还在继续承担着交公粮和农业税的重担。直到零五年后,才彻底废除了我国农民几千年的纳税,交租和交公粮。

农民自解放初期到二00五年的五十二(以五三年土改开始计算)时间里,用自己年年的苦力和汗水收打的粮食上交国家大部,且养活着整个国家近三分之二的工人,解放军,国家工作人员和城市市民。这不说农民对国家,对城市人口有多大的贡献,但至少是出过大力,流过大汗且不被城市人可怜的老农民呀!

您说,农民是否可拿过去交过的公粮来抵压新农合。我认为这是一码归一码。你交过公粮,支援过城市和祖国的大建设,这国家是绝对不会忘记的,但新农合跟这是不鸟的。这一点农民伯伯们是应该认识到位的。

新农合对农民是最有益的,这是灾难和大病的基本医疗救治保障。所以这是不可逆转和不可不交的,至少你有生的希望!

对于过去几十年农民交公粮的问题,个人倒是有一个小小的建议。我认为,农民过去真的为城市,为祖国流过汗出过力做过很大奉献的。城市人应该知道农人的艰辛和不易,不要拿另眼看待老农,其实城市人里面的百分之七十,在三至五代前,不都是农民出身吗?心理意识观念要放平一些。我想,农人交公粮,尽管不能和新农合相抵,但国家应对七十年代以前的农村老人提高一些养老金待遇是合情合理的,也是符合国情和民意的。

有些城市人说了,农民光想好事,我们月月交着社保,我们退休后一月领几千元的养老金合理,你农民要想多拿养老金,那就去买十五年的社保。这种说法合理吗?我认为是不合情理的。你们上班时,一个月几千元的工资,单位扣除你的保障金,你还有花不完的钱。农民没有工资,指望什么交。以前种地交了公粮后,剩余的粮食还不够吃,用什么交,怎么个交法?而且说让现在可一次性补交十五年,这十五年得七至十万元,一般的农户和老人拿的起吗?有价值吗?有些八九十岁的老人,若真这边交了,而明后年就又死了,这合的来吗?

人们对待农民的问题,应以正确的三观来换位思考和评价才是正确的方向。

我呼吁:提高上世纪七零前的农村老人的养老金,势在必行,是符合国情和民心的!

农民以前交了很多公粮,是否可以抵消新农合?这个问题不是我们农民说了算。也根据我国国情是不是有这个能力,如果国家富裕这种想法是可行的,在道理上来说交过公粮的老农民完全合理。因为当时交的不是公粮一项,有很多义务工都没有向国家要一分钱。那个年代国家有困难,都是我们农民支援前线,哪里有需要都有农民存在。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现在老了也应该得到享受,我相信国家会给于优待。高层对三农问题也很重视,也许以后我们农民越来越幸福!

农民,无赏交公粮,农业税,挖河,修水库公路等,应该抵新农和,因为工农是一家,都同样为国做贡献,就应该享受国家的同样代遇。当年知青下乡劳动几年,都算成工岭了,那么农民在乡下劳动一辈子,为什么不能算工岭呢?

农民以前交了很多公粮不能抵消新农合,因为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以前交公粮,是年代的产物,其实是税收的体现,本质上就是交农业税随着国家经济实力日益强盛,2005年12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19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废止《农业税条例》的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取消了农业税,终结了延续两千六百多年农民种田交税的历史。农民交公粮逐渐成为历史,此举从根本上减轻了农民负担。

改革开放使我们的国家日益繁荣昌盛,国家一系列惠农政策其实就是在回报三农。

2016年由农业部印发的《关于全面推开农业“三项补贴”改革工作的通知》中公布确认的。也就是说种粮补贴、农资补贴、良种补贴现“三补合一”为农业支持保护补贴,也有很多人称其为“三项补贴”。

2002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卫生工作的决定》明确指出:要“逐步建立以大病统筹为主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 “到2010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要基本覆盖农村居民”,“从2003年起,中央财政对中西部地区除市区以外的参加新型合作医疗的农民每年按人均10元安排合作医疗补助资金,地方财政对参加新型合作医疗的农民补助每年不低于人均10元”,“农民为参加合作医疗、抵御疾病风险而履行缴费义务不能视为增加农民负担”。


这是我国政府历史上第一次为解决农民的基本医疗卫生问题进行大规模的投入。

随着城乡医保的陆续并轨,新农合向城乡医保的转型!新农合改称为“城乡居民医保”了,对农民来说无疑是件好事。

在刚刚开幕的全国两会上,又传来好消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党委书记、主任王学坤建议建立农民退休制度,推行农民退休制度作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显著标志。

王学坤委员建议让65周岁以上的农民能够“洗脚上田,老有所养”,充分享受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带来的成果。

如果王学坤委员建议得到实施,又将是国家对三农的最好回报。

谢谢邀请:提问者问农民以前交了很多公粮可以抵消新农合吗?如何回报三农?这个问题不用问啊,是不能抵消新农合的,种地交租天经地义啊,不要说以前,现在你想多承包土地不交钱也没有人让种啊,这种事提问者也不用想,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记得自己小时候,自己家种的麦子打场的时候经雨了,麦子在场里就生牙了,交公粮把好麦子都交了,吃了一年的发牙的小麦面,蒸的馍发黏,跟没有蒸熟一样,一生难忘。

随着政策越来越好,免去了交公粮,农业税,每年还发放粮食补贴,农村老人年满六十岁每个月还能领补贴,这不都是回报三农吗?现在民政部门又有一项补贴政策,年满八十岁可以领取老人高龄补贴,这都是政府的优惠政策啊。

现在农村的生活条件并不差,农忙了种庄稼,农闲了进城务工,很多人盖起了两层楼房,买了汽车,甚至已经超过了城里人的生活。新农合交费是给自己一份医疗保障,必须自己交费,除非是孤寡老人是政府买单,其他人都是自己交费,更不会拿以前交的公粮来抵消新农合。希望我的回答能帮到你,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头条号,了解更多三农信息。



我认为,以过去所交公粮抵消今天‘’新农合‘’,既不合常埋,又无法可依,而且有可能引发诸多事端,实不可取。

农民交公粮,工人在作工,各尽职国家。这是本份,是天职 ,讲任何附加条件都是 狡辩。

国家是一个生命整体,各行各业是这个生命中的不同原件。就好比心、肝、脾、肺、胆。它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各尽其职,来保证整体生命的存活和运行。反过来,国家整体生命的活力,又时刻滋养、强壮着各部原件的生存本能。

各行各业,国家缺一,或者有一行萎靡不振,势必有伤生命源气。而各行业,离开了国家,就失去了生存基础,会自然消亡。所以,国家司职,各行尽职,整体与个体的协调统一,是民族生存的需要。服从国家利益,做好自己,是包括农业在内的各行业的本份、天职,而不是功劳。

不必讳言,相比其它群体尽享国家今日改革开放之红利,农民阶层似乎一时边缘化了。生活窘迫真需要国家施一援手。其实,国家于振兴‘’三农‘’,业已提到战略层面,对提高农民养老待遇也在筹划实施中。

但是,国家对农民的扶助、带动,不依过去的公粮为交换,也不会,为所谓的没交‘’社保‘’所制约,这是国家作为整体生命对个体生命部件的涵养、促壮,是国家职能的发挥。

送公粮可以追溯到人民公社时代,那个时候可以说,农民老大哥倍受人们尊重。后来,在80年代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农民还一直延续交公粮,直到2006年前后。那么,将农民以前交的公粮,可以抵消新农合吗?


说到回报,如今农村年满60周岁的农民从2009年的时候,已经享受到了农村基础养老金,每人每月55元。后来,随着经济发展,逐年增多。像我们山东省,已经涨到了118元每月,这对于广大上了年纪的农民来说,算是一种回报了。

而如今农村的新农合,我们交纳一部分费用,国家还会补贴一部分,这样,我们在生病买药的时候,才能享受一定比例的报销。应该说,这与过去农村人交公粮是两码事。

而2006年后,取消了农业税,国家也考虑到农民的不易,从而出台种粮补贴,这些也是对农民的另一种回报方式。

农民老大哥在过去的年代,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按理说,以前积极交公粮,我们从未有怨言,以辛勤的汗水支援了国家建设。农民有以原来交公粮抵新农合费用的想法也无可厚非,但农民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如今国家的财政如果再承担农民新农合费用的话,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有句话说“国富民强”,只有国家富裕了,农民的生活等方面才会增强。假以时日,我们农民的基础养老金也会因为国家富裕而逐渐与城市退休者工资拉近距离。届时,我们农民就到了颐养天年的时候了。

如果你同意我的观点,请在评论区留言。也欢迎朋友们就这个话题,说一说你的观点,我们一起讨论学习。

这个问题是个历史遗留问题,如果想要得到彻底的解决是不可能的。不过我认为国家取消交公粮和农业税,搬迁移民、扶贫帮困,大病救助、对危房投资改造、种粮补贴、三农经济上的各种补贴等,更大的好处是承包地和宅基地确权认证长期免费使用和经营的政策,城镇化以地换房集中上楼居住,这都是对农民以前做出贡献的回报,而且现在又将医疗和养老在公有制的基础上与城市居民一体化地统筹贯彻执行,要尽可能性缩小城乡之间的差别等等。

《政策扶植的蔬菜基地》

《政策支持的农村第三产业》

《政策扶植的农民产业园区》

《农民新居》

所有的这一切仔细想想,国家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作为我们农民来讲,虽不满足但应该也是满意的。所以我们不能抛开社会的现状和事实就提一些毫无边际的要求,这会让人摸不着头脑的。